留言主題:104/11/13-15 玉山醫療隊 2015/12/4 上午 08:19:27留言  
發佈者:玉山醫療隊隊長:莊碧焜醫師
留言內容:

我又上玉山了。
常常有人問我,這到底是第幾次上玉山?我真的不記得,只要醫療隊有需求,我就去,也不想去記錄是幾次了。雖然每次爬玉山的地點與路線都一樣,但每次都有不同的感覺與體會,畢竟是用心爬山及用心醫療,如同一步一腳印,一花一世界,只能用心感受。
台灣玉山之所以偉大,在於它的獨特性與代表性,許多登山人都喜歡爬山過程中的心裡的吶喊與對話,更喜歡在山上人與人之間的不分你我。常在路途中碰到單攻玉山頂的登山客,除了佩服他們的體力與勇氣外,更是不解這樣如何體會與欣賞登山之美?

昨晚,排雲山莊的溫度只有2-4度,心裡想,溫度愈低,高山症的患者就愈多,七點左右,就來了二位年輕的患者,都是高山症,給予處置後,囑咐好好休息,再來以為一夜好眠,到了深夜十一點,突然進來了四位患者,都是年輕人,而且都有登山經驗,可見高山症每個人都有可能,除了藥物及衛教休息外,更交待若狀況許可,明早才可以攻頂。按照原定計劃,我們也於今早凌晨三時出發登頂,更於路途中碰到昨晚的患者,除了再度確定狀況外,給予加油打氣,彼此相視而笑,感覺真是美好,畢竟能登頂是每一個登山客的願望,也是我們醫療隊的任務。有人說,不及百人的山友,何必需要這麼多的醫療人員,這是不瞭解高山醫療的特性,它的特點是地點的特殊性,不易到達,資源不足,更加上後送不易,與在市區同樣患者的處理,不可同日而語。也有山友質疑醫療隊是特權,其實我們跟大家一樣徒步上山,也不佔用山友的任何床位,所以何來特權之說?

秀傳醫療體系的玉山醫療隊,成立至今,已有十個寒暑,服務無數山友,滿意度也很高,這都要感謝體系內,及各醫院,醫師公會,及同好醫療人員的無私付出。

身為醫療隊的隊長,每年都會定期與玉管處及排雲工作同仁做事件分享,溝通,與定出方向及規矩。希望達到三贏的策略。排雲工作同仁可以藉由醫療隊的幫助,得到喘息的機會,也可以增進醫療知識與技能。醫療人員,能爬山登頂,絕對是很重要的事,但是絕不會影響醫療服務。而山友們,可以獲得更安全的保障,畢竟醫療的需求是急迫的,不可預期的。希望藉此共識與方向,更加確保登山的順利,快樂與安全。
玉山醫療隊隊長:莊碧焜醫師


留言主題:104/10/25-26 玉山排雲山莊醫療隊義診 2015/10/27 上午 09:26:01留言  
發佈者:邱哲煌 醫師
留言內容:

10/26 3:42 a.m.出發攻玉山主峰, 約5:35登頂,等待旭日探出頭。
令人開心的,不只是漫長登頂路上,一路陪伴的夜空所呈現那萬顆頑皮小精靈的一眨一閉小眼睛;
令人欣慰的,也不只是玉山峰頂上,溫暖心頭的東方雲際、連續綻放溫煦光芒、守護登山客的初陽。
在玉山之巔,我看到了昨夜十點來求診,頭痛、噁心的女士。
在玉山之巔,我也看到了昨夜七點來求診,頭痛、噁心的高二女生。
輕度的急性高山症,總擔心隔天能否攻頂。
來到排雲山莊,攻頂看日出,幾乎是每個人的唯一懸念。
凌晨兩點五十分早早餐時段,前面提到的兩人,頭痛情況多少都有改善,只要心情放鬆、緩步行進,攻頂是合理的期待。
倘若頭痛加劇,甚至嘔吐,就該立即下撤,不容猶豫。
下次上山前二十四小時可先吃丹木斯,每隔十二小時吃半顆,以預防高山病的發生。並且準備好體力再來山上相聚首。
攻頂,不再是我的執著。
山友的攻頂,才真正是我的懸念。
只是,有人半夜匆促起床嘔吐,暈倒在走道,隔天凌晨仍然頭暈,只好打消前進山頂的念頭。可惜。
只是,有人半路被我的緩行追趕而過,峰頂上卻始終不見蹤影。可惜。
下次再來吧。你做得到的。
準備好,你就做得到! 邱哲煌 醫師


選擇頁次:

頁次:1/1